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rjienihaoa的博客

奔向你,月失色,天地有容!

 
 
 

日志

 
 

野姑娘儿   

2014-08-30 10:07:14|  分类: 花香草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老天爷像闹情绪似的,晴了,阴了,有意无意的雷声阵阵,急急忙忙的落下几滴雨,然后却又晴朗朗的,一阵风来,却雨又至,给在路上的行人一个个措手不及。时至仲秋,却似孩子的脸儿,说变就变。也好,这种随意性,又何尝不是一种惊喜。
        单位花池子的空地上,长了两棵野草(说是野草,与我总感觉不情愿,也许叫野生植物更舒服些吧),结了好多好多球形的紫色小浆果。印象中,我的家乡叫它野葡萄或者野茄子,吃起来应该是酸酸的味道吧。小时候,见到这种小野果,是必要采摘来吃的。现在,眼望着它开花结果,却没有了采摘来吃的兴致。不过,却暗暗的庆幸,没有将它像野草一样拔掉,任它在花池中疯长,任它的花肆意开放,任它的果子落了满地,任它有了草木一秋的际遇。
      昨天,单位来了一位特殊的小客人:十来岁的光景,黄色连衣裙,独角辫,白色的凉鞋,肤色略黑的小姑娘。小姑娘就像来邻家串门一样,就这么随意的“闯”进来了。在我们的大院随意的游逛着,最后径直走到花池的两棵野葡萄(暂且叫它野葡萄吧)旁,弯腰,信手摘下几颗紫色的小浆果,然后拿起一颗放到嘴里,很惬意的吃着。吃完第一颗,另外的几颗,也一一放到嘴里,很享受的样子。
        吃完后,小姑娘几乎一路小跑儿着奔向站在办公室门口的我:
       “阿姨,给我找个塑料袋儿好吗?”
        我说:“干什么?”
        “我想摘点儿野姑娘儿。”
        “野姑娘儿?”
        “就是我刚才吃的那个,”看我有疑问,小姑娘解释着。
        小姑娘看着很秀气,可声音,却憨憨的,直直的,野野的,没有一丝的胆怯和羞涩。
        我十来岁的时候,且不说随意的摘别人家的东西吃,就是进入这个陌生的院子,我也是万万不敢的。
        “你是说野姑(读四声)娘(读三声)儿吗?”我很想学她浓厚的地方特色,但我知道,我的“表演”很蹩脚。小姑娘并没有笑我,依然憨憨的说:“我们都叫它野姑娘儿。”
       “给我找个袋儿吧,我想摘点儿。”小姑娘执着而热切的望着我。
      “好吧。”我这么一个热心的人儿,怎么可能会拒绝这样的一位小姑娘呢。
      从宿舍里,我拿了一个大大的红色塑料袋出来,
      “给你,全都摘了吧,”我故作“慷慨”地说。
      其实,相对于那些个紫色的小浆果,这个塑料袋着实的有些突兀和夸张了。小姑娘并不介意,接过塑料袋儿,“颠颠儿”的跑到“野姑娘儿”旁,伸手开摘起来。
      我,突然来了兴致:“等等,我给你拍几张照片吧。”
      “好呀,”小姑娘畅快的答应着。
       这回轮到我“颠颠儿”的,一路小跑儿着进办公室,拿手机,然后又“颠颠儿”的一路小跑儿着返回来。
       在我的面前,小姑娘熟练而调皮的摆着各种姿势。我,被小姑娘的这种娇憨和顽皮深深的吸引着。三十多年前的我,十来岁的我,好像从来没有过这等模样。
       拍完照片,摘完“野姑娘儿”,小姑娘指着花池旁的树问我:“这是什么树?”
       我说:“杨树。”
       “我想摘一片叶子。”好像是在求得我的允许,可还没等我说话,小姑娘已经很熟练的一个弹跳,将一片叶子抓在手里了。
        我故作严肃的“批评”道:“不能破坏花草树木,老师没有教过你吗?”
       “我不知道,我喜欢这片叶子,”小姑娘竟然没有一点“歉意”。不等我搭话,又接着问:“你们这儿有草莓树吗?”
       “草莓树?我们这儿有草莓,没有草莓树!”
       我走到另一个花池子旁,指着那片绿油油的叶子对她说:“你看,这是草莓,不是草莓树,草莓不是树。”
       “有草莓吗?我想摘个吃。”
       “ 傻丫头,现在已经没有草莓了,得等明年的五月份才结草莓呢。”
       “那等结了草莓,你给我留点吧,我要摘好多好多回去带给小伙伴儿们吃。”
        呵,小丫头,竟然不把自己当外人儿,我和你很熟吗?
       小姑娘的天真把我逗乐了:“那你都摘去了,我们吃什么呢?”
       小姑娘嘴儿一嘟,略微的思考了一下下,“那我,再给你买点儿吃呗。”
       呵,小姑娘,你逗我玩儿呐!
       在草莓池子旁,我随意的拔着里面隐藏的小草,小姑娘就在那个池子上跨过来跨过去的跳着玩儿,我随口问着:
       “你几岁了?”
       “九岁。”
       “上几年级了?”
       “二年级。”
       “ 你妈妈是干什么的?”
       “在超市上班。”不及我再问,小姑娘抢问我,“你在这儿干什么呢?”
       “上班呀。”
       “那你们老板是谁呀?”
       “老板?我们这儿没老板。”
       “那,那谁给你开工资呀?”
       我呵呵一笑,没有回答。在小姑娘的心中,可能只有叫做“老板”的人才可以给开工资,那我们的“老板”,可是个大大老板,是“习大大”呦。
       “你学习好吗?”我转换了话题。
       “不好呗,我在班里都是倒数第一和第二,”小姑娘回答着,并没有停止她的跨池动作。
       “是吗?怎么会呢,你这么机灵,”我有意否定着她的说法。
       “是真的,我没骗你。”
       “那,你伤心吗?”
       “不伤心呗,反正老师说我进步了。”
       “噢?”我,带着疑问。
       “我一年级的时候考倒数第一,二年级的时候考倒数第二,所以老师说我进步了。等三年级的时候,我考倒数第三。”
        “哈哈哈哈,”我大笑着,但绝不是嘲笑的那种。
       我默然欣喜着,为这无邪的童年。
       小姑娘走后,因忘了问小姑娘的名字而遗憾着,也因小姑娘曾递给我一颗小果子让我品尝却拒绝而懊恼着。也许,我真的到了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年纪了。小姑娘举着果子的手和热切的目光,被我一句“怕不干净”而拒绝了,我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拒绝了一颗童心。
       但,还好,我留了小姑娘的记忆在相册里。我相信,即使很多年后,翻看着她的照片,我依然会莫名的沉浸在一片喜悦中。
       突然想,小姑娘的名字,就叫“野姑娘儿”吧,姑一定要读四声,娘一定要读三声,儿化音也不能忘呦!

野姑娘儿 - 豪歌行 - erjienihaoa的博客

野姑娘儿 - 豪歌行 - erjienihaoa的博客
 
野姑娘儿 - 豪歌行 - erjienihaoa的博客
 
野姑娘儿 - 豪歌行 - erjienihaoa的博客
 
野姑娘儿 - 豪歌行 - erjienihaoa的博客
看到草莓上的大蜘蛛,小姑娘随口说,这是毒蜘蛛,你别碰它,我妈妈说的!是吗?我好怀疑!
 野姑娘儿 - 豪歌行 - erjienihaoa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