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rjienihaoa的博客

奔向你,月失色,天地有容!

 
 
 

日志

 
 

我之己所不欲观(三)  

2014-01-08 15:30:12|  分类: 生活之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是人到中年的原因,还是工作家务相对空闲的原因,近一二年,心情和文字总是喜欢处在怀旧思绪中。在人的一生之中,总要遇到一些人,一些事,一些物,或好或坏,或喜或悲,但却让你痴念不忘。

        最近一段时间,每每在街边看到搞JINGJI普查的条幅,很是感慨。JINGJI普查每五年搞一次,现在应该是第三次了吧 ?可感慨归感慨,JINGJI普查我是没有亲自参加过的 。但因了JINGJI普查的字眼,我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每十年一次的NONGYE普查 。NONGYE普查已经搞了两次,两次我都有幸参加了。而因了NONGYE普查这份渊源,我结下了人生中第一批好同事和好朋友。

       1997年1月7日,我正式分配到镇政府参加工作。第一天刚到农业办公室报完到,第二天我就被NONGYE普查办公室抽调参加全国的第一次NONGYE普查工作,当时NONGYE普查办公室就设在统计办,也因此,从实际意义上来说,我结识的第一批同事是在统计办而不是在农办。人都说,在爱情中,初恋是最美而终身难忘的。而在工作中,我认为初识的同事好像更容易成为交心的朋友。

       老周,老党,信老师夫妇,还有好友杰,他们不仅仅是NONGYE普查的主力,不仅仅是我结识的第一批同事,更是我人生的长河中留下的一朵朵美丽的浪花,因了他们的友好和善意,身处异地他乡的我倍感阳光,倍感亲切和温暖。只可惜,外表邋遢内心却纯净无比的老周同志已经魂归黄土,一个屋檐下同住四年慈祥热情的信大妈也安享天堂,信老师孤孤单单回了乡下老家,前两年见过一次,虽衣食无忧,内心的凄凉之感却表露无遗。我的好友,杰,虽然买卖做得风声水起,但婚姻的失败也注定了情感上的坎坷和孤独。唯有老党,这个做梦都带眼镜、颟顸出了名的同志,却是顺风顺水,一路升任县统计局的副局长。他儿子的婚礼,我是参加了的,一晃几年不见了,也该到二线的年龄了吧?

         谈到一些好友,总有说不完的话,不过该打住了。我今天要表达的,依然是我之己所不欲观,之所以扯出以上这些,只是一个引子而已。NONGYE普查,不仅仅让我结交了以上这些挚友和同事,我还收获了两样小礼物:一支当时牌子很硬的英雄牌钢笔,还有一枚精致的小算盘。我钢笔字虽然不好,算盘打得也不过硬,但这两样礼物,我特别喜欢,尤其那枚小算盘,刚刚新,小巧玲珑的,算子儿拨起来翠翠儿的响!只可惜,这两样礼物却都经历了一场“狸猫换太子”的劫难,钢笔有幸失而复得,而小算盘却永远失去了!

        记得老周和老党对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你呀,人家把你卖了你还得帮人家数钱,太实诚,以后多长点心眼儿!后来从计生办调到综治办,好友冯大哥也提醒我:你呀,多长点心眼儿,别人家给你个棒槌你就当针认!后来,后来,好长好长的后来,我这愚钝之人才弄明白,其实我一跨进镇政府的大门,人家已经给我贴上了缺心眼儿的标签!呵呵,就差说:你-真-傻!

        在唐山,形容一个人相对比较聪明(不过,我理解,这种聪明好像是略带贬义的小聪明),就说:某某人,你咋这“尖”诶!郭姐,大我十岁左右吧,计生办的四术员,她,在大伙儿的眼中,就是比较“尖”的人,人家的工作简历,十四岁就开始参加工作,四十几岁就办了退休,不仅享受了工资连升三级的待遇,第二年还被政府返聘回来挣上了双工资,真够“尖”滴!不过,我的好友刘姐对她的评价挺深刻:郭姐,“傻尖儿傻尖儿滴”,爱耍小聪明,但她的小聪明,让人一眼就看穿!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由农办调到计生办分管生育证办理工作,也因此结识了冯大哥、刘大姨、林大姨、刘姐等一批好朋友,当然也认识了比较“尖”的郭姐,郭姐只要一看到我,不知道哪来的那股热情,堆着满脸好似灿烂的笑,然后会肉麻的招呼你一声:相好滴!弄得我浑身不自在,总想问她一句:我和你很熟吗,也不知道啥时候和你好上滴!嘿嘿!

        刚搬到计生办公室的时候,我和其他同事共六个人一起在计生楼二楼的一个大屋办公,虽初来乍到,但几位同事对我都特别照顾,和他们相处的也相当融洽。可能因了关系好的缘故,几位同事办公桌的抽屉都不上锁,也因此,我的办公桌抽屉也从来不上锁的。NONGYE普查的纪念物,小算盘和钢笔,因是我的心爱之物,随着工作的变动,一直跟着我,它们就静静的卧在我办公桌的抽屉里。时不时的,也会拿出来把玩把玩。有一天,郭姐上楼,突然要借我的小算盘用。我虽有些不舍,但还是借给了她,同事之间相处,总不能太死性了吧。过了大概三四天吧,早晨上班,我刚到楼上,就听郭姐冲着楼上喊:小李,你的算盘给你放抽屉了。我应了一声,正奇怪郭姐今天咋没喊“相好滴”呢,就被刘姐招呼着开会去了,也没来得及看一眼抽屉。等开会回来,我随手拉开抽屉,看到了一枚算盘,框和算子儿都黑黑的,其中一只算盘腿还瘸了,一看就知道用了有八百年了,大小倒是和我的那枚正合适。我拿着那枚算盘,对刘姐说,不对呀,这也不是我那枚呀,她咋还我一枚旧的呢!刘姐瞅了一眼算盘,下意识的“哼”了一下,然后说,她就那样人,你甭理她,跟她你找不出个里表来,倒弄一肚子气!嘿,我就只能这么不黑不白的忍了不成?刘姐说,不忍咋地,你没看她是成心的吗,趁你不在的时候偷偷给你放里边了。她死不认账,你有办法吗?知道她是啥样人就得了!撕破了脸儿,倒是不好了,以后还处呢。

        嘿,我说郭姐,你咋就这样和俺相好呢!可惜了俺那洁白无瑕的小算盘!呜呜......

       又经历了一件事,俺算是彻底看清郭姐是咋和俺相好的了。“狸猫换太子”事件之后,郭姐和俺很是“不相好”了一阵子,毕竟,人要脸树要皮嘛,俺认为,她心中的愧疚之意应该还是有的吧?又过了一阵子,郭姐和俺恢复了“相好”的状态,看到俺又是满脸灿烂的笑。有一天,到楼上,笑着说:相好滴,帮个忙。我说,啥事,直说。她说,我侄女结婚了,可户口还在咱镇上,生育证得从这面办,你看可不可以给办一下。我说,没问题,把证件资料等都拿来我看一下,符合条件肯定给办。只见郭姐一把搂住我的肩膀,肉麻的说:还是俺相好滴好说话  !

          哎呦喂,我恨不得一把把她甩开,假惺惺什么呀!可嘴里竟然着了她的道儿,言不由衷的说:谁叫咱俩相好呢!

事后,郭姐竟然还背着人神神秘秘的非得送给我一箱饮料,说给我儿子买的。我说,这可不行,我给外人办事就从来没含糊过,给咱自家侄女办事就更没得说了。可是,郭姐是死乞白赖的给,我要是死乞白赖的不要,倒又显得有些外道。好吧,收着。到家后,我儿子开了一瓶,只喝了一口,就喊舌头疼。我让儿子伸出舌头看看,只见舌头上起了一层小白点儿。我忙拿起饮料看了一下生产日期,已经过期一个月了。二话没说,我抱起饮料箱子就扔进了垃圾池,什嘛玩意儿,去你的相好的!

         郭姐呀郭姐,你让我说你点儿什么好呢?就说你比别人“尖”,可别人又能比你傻几分呢?怪不得刘姐说,就郭姐,这么多年,一个交心的朋友都没有。如此人品,不交也罢。

        郭姐这人,固然可恨,但也有让人可怜的时候。在儿子就要结婚的前几天,突然发现,儿媳妇其实被别人包养着。她的这个儿媳妇,郭姐是费尽心血。因儿媳妇家里穷,郭姐出钱帮着儿媳妇完成学业,毕业后又费尽周折给安排了工作,可没成想儿媳妇却......郭姐为了顾及面子,竟然硬逼着儿子和儿媳妇结了婚,过完新年,没出正月就把婚又离了。郭姐呀郭姐,你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你这又是何苦呢?

        几年没见郭姐了,很想见她一面,我期待的倒不是她那看似满脸灿烂的笑,我更期待她在经历半世风霜后能留给我一份真诚!

        2001年5月24日,我从计生办调到综治办。当时,综治和司法其实是一个办公室,只是挂两块牌子而已。我们四个人一个办公室。老吴和林子坐对面,我和老苑坐对面。老苑同志是个老司法员了,岁数最大,也因此,我对老苑同志相当尊敬。在我看来,老苑是个老实厚道沉默寡言之人。哼,他厚道?那这世上就没有厚道人了!酒后乱性之徒,受过处分。这是别人对老苑的评价。 老苑也有一只英雄牌钢笔,冷眼一看,和我的那支一模一样,我们俩还拿两只钢笔做过比较,同事们一致认为,虽然看似相似,但我的,应该比老苑那支好。

        我呢,也是一个不长记性的人,虽然吃过不锁抽屉的亏,但搬到综治办办公后,依然没养成锁抽屉的习惯,总认为也没什么值钱的,同事们也都混得不错 ,有什么可锁的呢!然,俗语云,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有一天,领导让写一篇发言稿,我习惯性的打开抽屉,摸出钢笔。诶,不对,这钢笔咋这不顺手呢,感觉笔杆有点细,还有点轻飘飘的。我立刻意识到又遭遇“狸猫换太子”事件了,不过,我没有立即声张。等老苑不在屋的时候,我偷偷的对老吴说,吴叔,这支笔不是我的,好像被人换掉了。老吴接过来颠了颠,说:你那支好像比这支沉。老吴虽口上没说什么,但下意识的往老苑的桌子上瞟了一眼,说:你等着,我找机会给你换回来!第二天,我的钢笔就神不知鬼不觉的让老吴同志给换回来了!

        呵呵,老苑退休后,我一次没碰到过。不知道他老人家还健在不? 我多想告诉他,那次“狸猫换太子事件”,我们给了反手一击,他被老吴同志偷偷“算计”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