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rjienihaoa的博客

奔向你,月失色,天地有容!

 
 
 

日志

 
 

这份童年的情谊  

2012-10-11 12:01:54|  分类: 形色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栓良叔死了。死于这个秋天的农历七月十五日。正是鬼节。刚好五十岁。

       栓良叔个头一米七左右,不算胖。黑炭炭的脸色总是紧绷着,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

       每年的大年初三,栓良叔就早早的来到我家,等着我的大哥--我大伯的儿子--儿时很要好的伙伴,至少在他的心中他是这么认为的。

      我的大哥和栓良叔同年,在七八岁的时候,由于伯父伯母工作忙,我的大哥被父亲由市里接到乡下呆了有将近一年的时间。我们家和栓良叔家是邻居,他们俩又同岁,因此成了很要好的小伙伴。我相信,这一段不太长的时日,在栓良叔的心里留下了永久永久的很纯美的回忆。大哥回到市里后,平时很少回家探望的。因为过去通讯不发达的缘故,我想他们俩也不会有多大联系。

       直到2001年伯父去世后,每到烧纸的日子,主要是每年的大年初三和七月十五日,大哥是肯定要回家来上坟的。于是,从2002年的大年初三开始,可爱可敬的栓良叔,早早的就到我家等候大哥的归来。看到大哥后,栓良叔那不苟言笑的表情稍稍的有所改观,略微舒展,但并没有表现出过度的兴奋,只是陪着大哥喝上两盅酒,话也并不多,也不吃饭,然后,就走。这样的坚持,整整十年。

       有一年,可能是2006年的初三吧,栓良叔的儿子要结婚了,盖房子盖得紧紧巴巴,再操办婚礼估计紧张到家了。于是大哥来后,饭桌上,栓良叔憋了一脸的笑,其实是一脸的不自在,跟大哥说能不能借给他两千块钱,儿子结婚手头紧。一向笑脸常开的大哥,依然的笑容满面,没有立刻回答。过了一会儿,说,我现在买卖不顺手,资金也很紧张。栓良叔依然的满脸不自在,捧着酒,和大哥喝了两盅,依然不吃饭,走了。

       从那以后,栓良叔大年初三依然来等,只是在酒桌上多了一句话:向你借两千块钱你都不借给我。然后酒杯一干,走人。只剩下,大哥的满脸笑容。

       今年的大年初三,栓良叔又来了,脸黄黄的,瘦瘦的,表情看似更凝结了。看到大哥来了,话依然不多,只是破例的没端酒盅,也没翻那年不借给钱的陈年老账,只喝了杯茶水,就走了。

       不想这一走,竟,成为永诀。今年的七月十五日,大哥回来上坟,刚到家,母亲告诉他:栓良叔死了,就今天凌晨,死于肝腹水。他在一年前就发现了病情,只是对外隐瞒着,怕将来影响他家二小子找媳妇儿。

       大哥听完,没有说话,做生意的大哥一向这么沉稳。母亲沉不住气了,问:正好赶上了,要不要去灵前烧个纸上个礼,你们俩也算好一回。大哥说,还是...不去了吧。母亲心里一沉,说,不去也好,去了,最低也得上100元。

        我琢磨着,在栓良叔的心里,这份童年的美好情谊,这份永久的坚持,最低也得有两千元的份量吧。而在大哥的心里,也许连100元都不值!

        这份情谊,随着栓良叔的死,灰飞烟灭了!

        可我,忍不住,想替大哥说一句:栓良叔,一路走好!

        明年的大年初三,不知大哥,会不会想起这个痴情于童年的好伙伴--栓良叔?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