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rjienihaoa的博客

奔向你,月失色,天地有容!

 
 
 

日志

 
 

昔日金黄季  

2012-07-28 10:13:18|  分类: 形色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夜一梦,甚是欣喜!

       费尽周折,回到旧时的大学校园,攀援栏杆翻至教学楼四楼的教室。只见教室满园秋色,硕果累累!桃儿挂满枝头,甚是诱人,好多好多的同学在摘桃子。桃林旁,竟是成堆的金灿灿的谷穗,耀眼夺目!伸手欲抓上一把,竟然一个翻身,醒了!

       呵呵,一梦黄粱也!哎,可惜了,诱人的桃子,夺目的谷穗!

       桃李倒是满天下,好像现在一年四季均有之。只是,谷穗,有好多年没有看到了。确切的说,有好多年没有跨入农田干活了!

       记得小时候,每到初夏,是金黄的麦收季节。芒种见麦茬。在石家庄,一过芒种,人们陆陆续续的就开始收割小麦了。那时候,还没有收割机,不,还没有联合式收割机,我记得我家最早使用收割机是在1984年,仅仅是离地面20公分左右甚至更高的距离将麦子割倒,然后人们再用车将麦秸倒到打麦场上。

       当然,即使是在1984年,使用收割机的人家还太少,大部分人家麦子是靠拔的。在八十年代初期,刚刚开始家庭承包责任制,每家地块都是零散的,好的坏的都分上几块。所以,在芒种之前,小麦还稍稍有些青的时候,家家都要选一块交通方便离家较近的地块,先在自家地头拔出一块空场来,整平了,套上马或者驴或者骡子拉着石碾,将这块空地反复的压上几十遍,压实了,压平了,压的光溜溜的了,就算合格了,要是将空场晒上三五天,晒干了才是最好用呢,压出的这块空场,就是打麦场。

        整个麦收季节,人们大部分的时光就是在打麦场度过了。那时麦收季节较长,怎么着也得十天半个月,不像是现在,联合式收割机只要开进麦地,突突突的仨俩小时麦粒入仓,播种机再那么一走,最多三两天连种带收完活了!我的记忆,那时我们只放麦假、秋假和寒假,是没有暑假之说的。所以,我们小时的假期大部分也是在收获季节!

       等家里几块地的麦子全部拔完了,用人力车或马车或者机动车将麦个子(麦子收割时,人工捆成一捆一捆的,便于运输和装车,俗称麦个子)运到打麦场上,再用铡刀将一个个麦个子塞到铡刀下,将麦秸根部再铡去几公分,只留麦穗头部较近的部分,这样打麦子时减少机器的工作量,节省脱粒的时间,也降低脱粒机出故障的几率。于是被铡掉根部的麦个子剁的老高老高,等候脱粒机的到来。那时脱粒机也是极少的,十来家一台,或者五六家一台,所以得耐心的等。这个时候,往往是人们抓紧整地抢种下茬玉米的最好时刻,等玉米播种完了,估计脱粒机也该到了,于是人们再由播种转回到打麦场上来。

        等脱粒机到了自己家,是整个麦收季节最紧张最忙碌最欢腾最幸福的时候。热火朝天的场面,我只有在打麦场见过的!日头毒辣辣的照着,脱粒机震天响,塞口的,倒垛的,挑秸的,一般得有七八个人流水作业!看着欢腾的麦粒似瀑布般从脱粒机的口里飞快的吐出来,母亲往往双手捧起一捧,然后看麦粒从手缝慢慢滑落,脸上洋溢着春风般的笑容!这是收获季节最美的场景!

       待到小山高的麦垛一点点的降下来,直至最后一个麦个子塞进脱粒机,才会机停人歇,整个打麦场热闹的气氛才会骤然冷却下来!忙碌的人们这才有时间擦把汗,喝口水,找块背阴地儿喘口气!最可怜的是脱粒机,刚一停下来还没凉呢,就会被等待的下家运走,急不可耐的投入另一场战斗!记得我的原单位的一位食堂大师傅,姓栢,今年得有七十一二岁的样子。他说,我每年在打麦场打麦子总是穿上一件破棉袄!我们都笑他愚!他说,棉袄晒不透,还吸汗,皮肤还晒不坏!也许,没有经过打麦场景的人,从他的话中可窥打麦场景之一斑了!

       六月的天儿,孩子的脸儿!抢收抢种是麦收时节的主旋律,赶上坏天气,麦子收不回来的年头也是有的,记得1989年,正是麦收时节,三四天的连阴雨,收到打麦场上的、地里长着没来得及收割的麦子全都发芽了,也有已经脱粒的麦粒由于无法晾晒发霉的,那一年,我刚好上高一,从食堂打来的馒头用手一捏,都是坑,起不来的,咬在口中,黏黏的,细咂么嘴儿,甜丝丝的味道。我倒是很乐意享受这一口儿的,只是大部分同学嫌粘牙,一个馒头吃半拉就张不开口了,于是宿舍和食堂门口丢的满是半拉馒头!这个时候“粒粒皆辛苦”的诗句早已被狠狠的连馒头一块儿丢弃了!呵呵!

       当麦子做到颗粒归仓了,打麦场的历史使命也完成了!于是,下一茬庄稼---谷子---也该闪亮登场了!人们把打麦场先用水阴湿了,晾上一两天,然后用牲口套上耕犁把整个被压实的打麦场全部翻过来,土壤变得松松软软的,顺垅划出浅沟,然后将谷种撒下。只要湿度合适,五六天的时间谷苗就会破土而出!如果在谷子未出苗前赶上大雨,可就惨了,谷苗是出不来的,用庄稼话说就是被雨拍地里了,然后还得重新补种的!当然那样的年景还是很少的!

      待到密密麻麻的谷苗长到三四寸高,有三四片叶时,就要进行间苗了。间苗可真不是个好差事,很累人的!每人骑一垄,半蹲着,低头将过密的、或者长势弱小的苗很小心的拔掉,顺便将一些杂草拔出!记得那时,我的父亲不仅体质弱,还患有神经性头疼病,读书、看报、看电视之类的事情都没法做,低头干农活也是干不来的,于是每到间苗时,妈妈、姐姐和我总是每人一垄,我的母亲总是在最前面,一不小心就丢下我们老远呢,我们怎么努力好像也没有母亲的手利索,偶尔的还把好苗给带着一块儿拔出来!

      谷苗在我们的精心照顾下,茁壮成长着,孕穗的时节,也是最壮美的时刻!一阵风吹来,谷浪一波随着一波,此起彼伏,很是壮观!一旦籽粒饱满起来,谷子就会微微的弯下一向骄傲高昂的头颅!谷浪也就失去了原来的气势!这时,谷子地里就会出现其它庄稼地里所没有的风景:每隔一段距离,就竖起一个个将近一米多高的假稻草人,为了防范麻雀对谷穗的袭击!如果弄不来稻草,有的人家会别出心裁,竖起一些假的木桩,张开双臂的样子,然后套上一件被淘汰的衣衫,老远望去,竟然也有以假乱真的效果!呵呵!不过,我们家的谷地从来没有“人”站岗的,让出几斤谷粒给麻雀又何妨!它们也得生存嘛!

       等到谷子收获了,那金黄的小米儿粥就是我们一家的最爱了!一年四季,我们家小米儿粥是主旋律,真可谓百喝不厌!只可惜,自从远嫁到唐山,从来没有看到过金灿灿的谷地,从来没有摸到过沉甸甸的谷穗,也很少吃到金黄的小米儿了!在超市买的一些小米儿,用来熬粥,好像总也熬不出家乡小米儿的那种浓香!母亲说,陈芝麻烂谷子!你买的小米儿可能是人家经过加工的陈米,小米儿必须新的才好吃!于是,每回家探亲,只要方便,总要从我们老家带些小米儿的!

       但是近年来,由于农业机械化的全面实现,打麦场已经退出了历史舞台,再加上谷子的产量低,管理费工费时,年轻人懒得种地等原因,没有谁家会刻意的种上一两块谷子了。因此,即使在石家庄,也很少看到谷地了,一块地半截谷子半截玉米的农业种植模式也逐渐淘汰了!想吃上新鲜的小米儿必须托人从一些山区原产地带过来了!

       呵呵,历史的车轮不停息!人力车,马车,牛车,骡子车好像已经退出我们的视线好久好久了,驴车似乎还健在,偶尔的感受一下视觉的冲击!至于谷苗麦苗韭菜苗怎么区分,好像已经不是现代的孩子们的研究课题了!

      呵呵,今夕何夕,今昔何昔!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