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rjienihaoa的博客

十年踪迹十年心

 
 
 

日志

 
 

死乞白赖的活着  

2011-07-24 12:51:52|  分类: 社会主义优越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孩子找个爸    

         韩没没说,她很委屈。孩子没爸,自己没家,离婚时连抚养费都没得到,她只有去北京shangfang。

        北京去了N次了,把镇政府的领导都折腾稀了。

        终于2004年,韩没没遇到了英明领导,决心彻底调查韩没没shangfang原因。

        报告显示:韩没没,女,1969年出生,1995年嫁到A村,育有一子,在孩子一周半时离婚,离婚时,男方因无力支付孩子的抚养费而坐牢两年。也因此,韩没没离婚时,没得到一分抚养费。后来韩又先后改嫁到B村、C村,然后还是离婚。

        镇上的领导纳闷了,韩没没长相也不赖,人高马大,白白胖胖的,咋就没人要呢?再一深究,原来韩人懒嘴馋爱花钱。可也是,这样的媳妇谁家养得起呀。

        也怪韩没没命苦,小姐身子丫鬟命。父母年事已高,种点儿地拣点儿破烂为生。她带个孩子回到娘家让父母养着,日子还真不好支撑。在娘家维持了几年后,她真不想再过这样的苦日子了。

        于是她就把6岁的孩子甩给了父母,找到法院讨要孩子的抚养费。当时判离婚时人家男方虽没支付抚养费,但已做牢抵顶了,她哪能要得来呢。于是,她就“不屈不挠”的去北京shangfang讨要。

        领导们挠头呀,韩没没常年在北京出没,有时候大年三十晚上,举家团圆举国欢庆的时刻,北京一个电话,领导就得急急的赶往北京去接韩没没。功夫不负有心人哪!2002年韩没没吃到了低保的最高线,救济款发放时她是优先考虑的对象。要说人这贪念那是疯长的呀!韩没没吃低保吃救济怎能填满欲望的沟壑呢?还是讨要抚养费,这一笔要下来就一万多块呢。

       前边不说了吗,终于韩没没在2004年遇到英明领导啦,要给他解决抚养费问题,不过前提是要写下保证书,保证永远不再去北京shangfang。韩没没直喊:“领导英明,领导英明。我这就写保证书保证永远不再上访。”白纸黑字呀。韩没没乐了,领导也算高枕无忧了。不过也有人背后直嘀咕,“韩没没真是能耐人儿,感情这个大儿子是给gongchandang养活的,一万多块呀。”更有人背后断言:不出俩月,韩没没还得去北京。

给自己找个家

       还真让人家说着了,刚在娘家稳当个把月,韩没没又出现在了北京。

       当时正值中秋佳节,那位英明的领导鼻子气歪了眼睛气斜了本来就有点儿口吃的嘴只有张了两张的份儿。没办法,只有又奔赴北京。

       把韩没没接回来后,韩没没说了:“领导呀,这大八月十五的,你们孩子老婆一家人团圆了,我孩子没爸,自己连个家都没有,连八月十五都过不起了,咋这你还得接济接济我呀。”这位英明的领导,于是派人买了二斤月饼,拿了500元钱,让韩没没回家过八月十五去了。可这日子得一天天的过,过了今天还有明天,过了今年还有明年,这个没没同志没完没了呀。领导们真的没有好办法。也曾有人出主意给找个外乡镇的对象,赶快打发出去,可韩没没不干呀,她说她就喜欢港星费翔,必须得找费翔那样的。还有人出主意,给她找点活干,可韩没没说浑身是病,苦活累活干不了。有人说,卖点香烟瓜子不苦不累总行吧?韩没没说了,就我这么俊个人儿杵街上卖瓜子我嫌丢人。

        领导们真没辙了。2005年,眼看着又到年关了,上边又来电话,韩没没又在北京呢。将韩没没接回来后,这回韩没没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了,给领导列了两张清单,一张上面写着:我一缺丈夫,二缺楼房,三缺10万元钱。另一张上面写的密密麻麻:缺米、缺面、缺油、缺鱼、缺肉、缺鞭炮......等等年货,还就是没写缺心眼儿。于是英明的领导大手一挥:给、给米,给、给面、给、给油......,但、但有一点,给、给不起楼,给、给不起10万元,给、给不了、丈夫。韩没没咂巴了一下嘴,“那也应该给我盖三间大瓦房吧,我不想总在娘家住了,哥哥嫂子都往外轰我呢,这大过年的你让我上哪儿去住呀?”领导又一挥手,说了,“现在说盖、盖三间房也、也不现实,这、这样吧,在这镇上给、给你租间房、房子,你先过、过年,完了以后再、再说。”韩没没跪地膜拜:“领导英明,领导英明。”

后记

       韩没没,往小了说,是个能耐人,是个死乞白赖活着的人;往大了说,她是个人物,是个划时代的人物,她开创了全镇乃至全县一个shangfang的时代,一个“全心全意”去北京shangfang的时代。韩没没身后,又有了张没没、刘没没等数十个乃至更多的没没。英明的领导呀,每天如热锅上的蚂蚁焦头烂额,头顶上的那顶官帽忽上忽下。他也委屈呀,呼天抢地的说,“没没们呀,我待你们不薄呀,你们怎可这样折腾我呀?”这位英明的领导,这位副县长的苗子,在悲号中,在踉跄中,调到某局当书记去了。

       英明的领导走了,可韩没没走不了呀。韩没没还是一如既往的穿梭在北京,来往于镇政府之间。她那间房子已经给她租了近5年了,她不甘心呀,她得要三间大瓦房。这不,这天又来镇上了,找领导没找着,然后来到民政所。

       “小李呀,你说我多委屈呀,我又没钱花了,再给我弄点钱花。”

       “没没,自己年纪轻轻的,长着两只手,就是捡破烂也活着,怎好意思没完没了的总伸手朝镇政府要钱呢?”

       “我浑身是病,干不了活,你就再给我弄点花吧,我手一分钱都没有了。”

       “韩没没呀韩没没,你就是没皮没脸没羞没臊,赶快给我滚着,我这儿没有压票子的机器。”

       “你就再给我点吧,就这一回。”

       “你给我滚,滚......”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